鲁迅曾言:「蜜蜂的刺,一用即丧失了牠自己的生命;犬儒的刺,一用则苟延了他自己的生命。他们就是如此不同。」(《而已集》)蜜蜂大家应该都不陌生,可是犬儒呢?他们的刺到底是怎么的一回事?



原意为追求道德

犬儒,亦即犬儒主义,原指古希腊昔匿克学派(Cynicism)的哲学家。该派的本意是指人不应被一切世俗的事物,包括宗教、礼节、惯常的衣食住行方面等习俗束缚,提倡对道德的无限追求,同时过着极简朴而非物质的生活。由于该派的学者过着禁欲的极简陋生活,所以被时人讥诮为穷犬,也因此被称为犬儒学派。

犬儒主义源于古希腊犬儒学派的哲学思潮,其哲学思想的核心理念为「将美德与良善从欲望中解放」。可是随着时代的转变,犬儒主义延续到十八、十九世纪的现代社会中,其定义已大不相同,昔日的犬儒是不追求欲望的智者,今天的犬儒则是一群不满世事变化的人,他们对事物往往有一种愤世嫉俗的态度,常常怀疑他人的行事动机,并加以嘲弄。

不满变为不拒绝

美国加州圣马里亚学院徐贲教授于《当今中国大众社会的犬儒主义》一文中,便对犬儒于今天社会的意义有很详细的解说:

当代犬儒主义是一种「以不相信来获得合理性」的社会文化形态。犬儒主义者的彻底不相信,表现在不相信别人的热情,不相信别人的义正辞严,不相信有所谓正义的呼喊,他们甚至不相信还能有什么办法改变他们所不相信的那个世界。他们把对现有秩序的不满,转化为一种「不拒绝的冷漠」、一种「不反抗的清醒」、一种「不认同的接受」,独善其身,只要自己不受伤害即可。「既然世界是如此大荒谬,大玩笑,我亦惟有以荒谬和玩笑对待之。」

概括而言,「当代的犬儒主义被定义为一种对伦理及社会风俗采取不信任的态度」,而大家在生活中常常能够听到这一句说话:「系咁㗎啦﹗」(「是这样的了﹗」),便最能表现犬儒的处事态度。他们对社会现实不满,但又不作任何改变,可是却又常常伺机宣泄内心对现实的不满,讽刺当权者的同时,也嘲讽挑战权力者。

鲁迅在1928年3月8日致章廷谦的信中便明言:「他(犬儒)那『刺』便是『冷嘲』。」由于犬儒这一种「不拒绝的冷漠」、「不反抗的清醒」、「不认同的接受」的处事态度,往往让他们能保障自己不受伤害,从而能「独善其身」,这也是为什么鲁迅先生言其可以藉此「苟延了他自己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