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少數族裔人士不少,許多更數代在香港紮根,卻不時被主流社會所忽略。剛履新的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女士在競選時曾把支援少數族裔議題帶入政綱,引起社會討論。然而,又有多少人真正關心這群「少數」的處境?

 

「『視而不見』是社會對少數族裔的普遍態度。」人文及創作系系主任兼馮漢柱基金全人教育講座教授陳錦榮教授,近年一直關注少數族裔人士面對的困境:「香港整體的中小學教育制度,為少數族裔學童製造了許多藩籬(ghetto),這種有意無意的『隔離政策』一直存在於我們的社會之中。」

在過去一段很長時間,少數族裔學童升讀中小學,大多會被編配入讀「指定學校」,以便政府撥出特別津貼集中支援,可是,卻因而令部分學校的少數族裔學生比例偏高,於是中文被當作第二語言來授課,以致學生的中文水平偏低,變相與主流教育脫軌。即使教育局在2013年起取消有關政策,希望消除標籤效應,至今仍然有前「指定學校」的非華語學生比例高達九成以上。「如果這種被隔離的感覺是由學校生活開始延伸,可想像少數族裔孩子對未來在港成長、生活和工作,自然會產生一種自我少數化(self minoritisation)的傾向。」

由學習中文衍生的困難

在越南出生的陳教授,本身也擁有多國血統,父親是菲律賓加西班牙裔,母親則是越南加中國裔。他六歲來港讀書時,深深體會到作為非華語學生要學習中文這種第二語言的困難。「不少人總愛把少數族裔學生學不好中文歸咎於不夠努力,但現實是他們欠缺沉浸於中文語言環境的機會和支援,要學好中文非常困難。」

在關注團體多年爭取下,教育局在2014年開始,為中小學提供「中國語文課程第二語言學習架構」,目標是從第二語言學習者的角度出發,支援他們學中文,進而銜接主流中文課堂。然而政策推行了幾「政府基本上只是提供津貼給個別學校,由他們自行發展相關的中文第二語言學習課程,由於缺乏指引或參考,於是發展出來的情況就很參差。在香港懂得怎樣教導非華語學生中文的老師本來就難找,遑論要學校自行發展一套課程出來。」

語言高牆阻隔夢想

回歸前,少數族裔人士升讀大學或申請公務員職位,都不一定要中文科合格,但回歸以後政策改變,中文已成為兩者的必備條件。陳教授經常與不同關注團體接觸,他表示由於很多少數族裔青年的中文讀寫能力偏低,公開試中文科成績並不理想,都不敢對未來抱太多夢想:「家庭經濟條件較佳的一群,尚可以選擇往外國升學,而大部分沒有經濟能力的,中學已是他們升學階梯的頂點。因為學歷不高,很多少數族裔人士惟有從事體力勞動型的工作。」

「八間大學當中有多少本地的南亞裔學生?可想像這個百分比低得可憐,可能不足百分之一。」陳教授說。浸大早前設立「南亞及東南亞少數族裔傑出學生入學獎學金」,鼓勵優秀少數族裔學生在港升讀大學,除了每年提供相等全年學費的資助,更可到海外交流。陳教授指此做法十分難得,浸大也是目前唯一一所本港大學有這樣的安排。

不過,即使不計學歷因素,少數族裔人士求職時也經常因為膚色和背景而遇到障礙:「不少中小企的僱主,一看到少數族裔人士的履歷表,發覺連他們的名字也唸不出來,馬上就會把申請擱在一旁。」

誰來敞開一扇門

目前公務員隊伍中,包括警隊和懲教署在部分職系的招聘中,微調中文水平要求,助少數族裔投身紀律部隊。陳教授認為更多政府部門以至私人機構也該效法,以更公平的準則來評核這群非華語人士,讓他們得以發揮其他強項。「就業上的障礙令少數族裔群體出現不少貧窮問題,當社會很多方面都對他們『落閘』,不難理解為何會導致其他社會問題。」

陳教授指出香港不論在學校、傳媒以至家庭,均少有觸及族裔的探討,大家對近在咫尺的少數族裔經常欠缺基本認知。所以他除了一直進行少數族裔研究和出版相關書籍,每個學年他都會親自教授種族及民族課,讓學生有更多認識。「少數族裔一直與我們生活於同一社區,只是大家習慣視而不見。我希望能為少數族裔人士提供更多『被看見』(visibility)的機會,讓社會對這群體有多一點關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