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早前提出在啟德和沙田兩幅計劃出售土地,加入必須設立戲院的條款,以推動電影業發展。然而要令香港電影重新振作起飛,該靠增加硬件,還是該著力鼓勵製作,培育更多本地人才?

 

在今屆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典禮上,一群新晉電影人嶄露光芒,三位青年導演獨立拍攝的《樹大招風》,連奪包括最佳電影在內的五項大獎。此外,兩部新晉導演操刀的作品《點五步》和《一念無明》,也取得耀目的佳績。

港產片新思路

「香港的電影業由全盛期回落至今,經歷20多年了,今天一群年輕導演已經準備好了。」傳理學院電影學院署理總監文潔華教授認為年輕導演的成功,讓大家看到香港電影業新希望,同時也看到業界已逐漸探索出新方向:「『類型電影』在香港電影史上曾有過全盛期,當時流行的警匪片、功夫片都有特定類型,但這風潮已過。年輕導演不愛拍攝類型片,他們反而更善於摸索自己的電影語言,從一些最『道地』和細碎的日常事情去說故事。」

由單純追求大場面、滿足視覺的娛樂片,到今天不少觀眾偏好深層次、思考性強的電影題材,這正是不少年輕導演擅長的風格,不過,並非每一位有才華的新人都容易「被看見」。

在香港電影業最高峰的時期,一年有超過350部港產片,文潔華教授形容在那光輝年代,電影人是由整個市場推着向前走,然而今非昔比,在去年只有約60部本地製作的情況下,新晉導演必須更主動爭取機會。

新晉電影人需支持

以《點五步》導演陳志發為例,2012年他剛從浸大電影學院畢業,一個年輕小伙子,無法擠進大陸市場,更沒有能力籌集龐大資金,不過,憑出色劇本和大學推薦,他成功在政府第一屆「首部劇情電影計劃」比賽中突圍而出,獲200萬港元資助,拍攝其首部商業性的劇情電影。

這部青春熱血的勵志電影,講述香港80年代首支少年棒球隊「沙燕隊」的奮鬥故事,也記錄了導演實現自己電影夢的堅持。雖然他得到政府200萬港元資助,但要拍出一部片長不少於80分鐘的長片,加上以運動為主題,在服裝、道具以至拍攝製作每個環節,都要把成本壓得極低。克服了重重困難,最後作品備受肯定,更被稱讚可直迫700萬港元製作的水平。「雖然沒有充裕財力,但對第一次拍戲的導演來說,這正好是磨練,尤其在有限條件下,更要把精力聚焦在創意上,迫使在內容上多花工夫。」浸大電影學院副總監文樹森先生說。他表示當年電影學院為全力支持《點五步》的製作,傾囊借出器材設備、動員學生參與、甚至穿針引線介紹監製。學院上下一心,都是希望為香港電影業培育新血。及後《點五步》製作團隊也向電影學院捐款港幣30萬元,資助同學拍攝畢業作品,回饋母校支持。

一個「被看見」的機會

「如果欠缺一個被肯定的機會,可想像本地年輕導演其實很難冒出頭來。」文潔華教授表示為了給學生創造更多機會,學院除了努力做好教育上的「鬆土」工作,也在2014年成立了「點子電影工作室」,推出劇情片及短片計劃,邀請畢業生及同學提交優秀劇本,全力支援他們把文字化成影像,與業界接軌,實踐拍攝電影的理想。

「我們擁有許多埋藏着的珍珠,為何不親手發掘出來?可以說我們是第一所院校有這樣全面的安排。」文樹森先生表示計劃首屆推出,已收到超過200份申請,而獲選的三部優勝作品,預料會在今年內完成。當中的一部劇情片,更得到著名導演兼點子工作室首席顧問杜琪峯博士賞識,親自覓得額外資金,讓原來幾百萬港元的預算大增至過千萬,現在籌備拍攝,更部署完成後在全球發行。

受惠於《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港產片自2003年得以打入內地市場,本港電影業也逐漸由低迷期走出谷底,驟眼看來合拍電影似乎是拯救香港電影的妙藥,然而,文樹森先生認為,除了合拍電影的出路,香港電影業未來更要依賴年青力量接棒:「我由今屆金像獎的結果看到全港電影業的參與,大家都在齊心協力,我相信六、七十年代的東方荷李活,沒理由會裹足不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