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起黃良喜教授,許多人會想起他熱愛探索研究語言學,醉心於和同學探索語言中種種語音現象,所獲榮譽還包括浸大傑出表現獎。

然而,善於辭令的他對有口難言一族也有着無言的愛,一直盡心盡力為牠們發聲。

從黃教授生動活潑的對話和堅定的語調,可確定他對動物福祉和野生動物困境等全球議題極之關注。就在新學年開始之前,他曾在立法會舉行的公聽會中發言,極力提倡本港全面禁止銷售象牙( 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 )。他希望更多市民致函立法會,表達支持禁售象牙,以及堅決反對向業界賠償,畢竟牙商過去27年已經有足夠的時間銷貨,而且還幾次被發現魚目混珠地售賣違法的血象牙。在浸大,黃教授所屬的英國語言文學系與志同道合的環保組織曾合辦一個專題紀錄片分享會,在會中放映了一部2016年的美國紀錄片《象牙遊戲》(The Ivory Game),影片揭露了象牙貿易背後許多殺人越貨的真相。

黃教授還娓娓道出本港一些熱愛動物的人士如何奉獻自己幫助牠們。第一位故事主人翁是陳麗清女士。就在與太太從「救狗之家」收養了Ruby和Lily後不久,黃教授接到「香港拯救貓狗協會」創辦人Linda的電話,得悉罹患末期癌症的陳女士不能再照顧她那60多名毛孩。說起陳女士,黃教授肅然起敬:「甫踏進她飼養毛孩的地方,便深深體會到為了幫助牠們,可以到什麼程度。」陳女士最初經營象牙生意,後來發現血牙充斥市場,遂結束生意,因而虧蝕了400萬元。「雖然銷售鮮花是良心行業,但要從頭做起,實非易事,尤其對須照顧一名智障孩子的單親媽媽來說,更需要莫大的勇氣。」

其後黃教授陸續參與不少毛孩拯救、復康和送養行動。現時,他家裏收養了七隻不宜送養的狗。這些年來,他們夫婦倆曾以不同方式幫助約150名毛孩,最近還協助了上水的芳姐籌得10萬元,以供裝修其毛孩居所之用。對於自己的付出,黃教授謙遜地說:「我們只是盡力而為。」為免自己成為談話的焦點,他把話題轉移至另一些勵志故事上,例如政府飛行服務隊直升機拯救員Moses和任職護士的太太Queeny如何不惜利用餘暇拯救動物,這對夫婦在日間是英雄,在夜間更是超級英雄。芳姐狗場的經費和裝修就是他們統籌的。

黃教授經常鼓勵學生「即興變通」,他本人在拯救動物時也甚具創意。被問到拯救毛孩時需要有什麼準備時,他回答說:「很多時候即便準備了工具,當下有甚麼還是得就地取材,例如可以用一條毛巾包着一隻受驚的猫兒。最重要是保持警覺,隨機應變,就如有次狗媽媽小蘭在生產過程中,我留意到其中一隻寶寶可能會窒息時,便立即上前撕開羊膜囊,助牠一把。

儘管有時候拯救行動會給他留下疤痕,但黃教授毫不在意,多年來給他幫助過或他倡議保護的動物難以枚舉,當中有被棄置車房內的,也有在風暴過後瑟縮在公路邊的;有在山上自食其力的,也有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身陷險境的。當中有驚險也有開心的經歷,總之不乏精彩時刻。惟個人力量有限,他自言最近已減少拯救行動,但他認為行有餘力則應幫助共存於世的動物,希望大家明白動物也如人類般能感受到愛和痛苦,從而挺身而出,向需要幫助的動物伸出援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