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迅曾言:「蜜蜂的刺,一用即喪失了牠自己的生命;犬儒的刺,一用則苟延了他自己的生命。他們就是如此不同。」(《而已集》)蜜蜂大家應該都不陌生,可是犬儒呢?他們的刺到底是怎麼的一回事?



原意為追求道德

犬儒,亦即犬儒主義,原指古希臘昔匿克學派(Cynicism)的哲學家。該派的本意是指人不應被一切世俗的事物,包括宗教、禮節、慣常的衣食住行方面等習俗束縛,提倡對道德的無限追求,同時過着極簡樸而非物質的生活。由於該派的學者過着禁慾的極簡陋生活,所以被時人譏誚為窮犬,也因此被稱為犬儒學派。

犬儒主義源於古希臘犬儒學派的哲學思潮,其哲學思想的核心理念為「將美德與良善從慾望中解放」。可是隨着時代的轉變,犬儒主義延續到十八、十九世紀的現代社會中,其定義已大不相同,昔日的犬儒是不追求慾望的智者,今天的犬儒則是一群不滿世事變化的人,他們對事物往往有一種憤世嫉俗的態度,常常懷疑他人的行事動機,並加以嘲弄。

不滿變為不拒絕

美國加州聖馬利亞學院徐賁教授於《當今中國大眾社會的犬儒主義》一文中,便對犬儒於今天社會的意義有很詳細的解說:

當代犬儒主義是一種「以不相信來獲得合理性」的社會文化形態。犬儒主義者的徹底不相信,表現在不相信別人的熱情,不相信別人的義正辭嚴,不相信有所謂正義的呼喊,他們甚至不相信還能有什麼辦法改變他們所不相信的那個世界。他們把對現有秩序的不滿,轉化為一種「不拒絕的冷漠」、一種「不反抗的清醒」、一種「不認同的接受」,獨善其身,只要自己不受傷害即可。「既然世界是如此大荒謬,大玩笑,我亦惟有以荒謬和玩笑對待之。」

概括而言,「當代的犬儒主義被定義為一種對倫理及社會風俗採取不信任的態度」,而大家在生活中常常能夠聽到這一句說話:「係咁㗎啦﹗」(「是這樣的了﹗」),便最能表現犬儒的處事態度。他們對社會現實不滿,但又不作任何改變,可是卻又常常伺機宣洩內心對現實的不滿,諷刺當權者的同時,也嘲諷挑戰權力者。

魯迅在1928年3月8日致章廷謙的信中便明言:「他(犬儒)那『刺』便是『冷嘲』。」由於犬儒這一種「不拒絕的冷漠」、「不反抗的清醒」、「不認同的接受」的處事態度,往往讓他們能保障自己不受傷害,從而能「獨善其身」,這也是為什麼魯迅先生言其可以藉此「苟延了他自己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