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時代曾讀過曾國炎著《第三次印支戰爭》一書1,書上分析美軍撤出中南半島、越柬戰爭、中越邊境戰爭,加上70年代末、80年代初全球冷戰的緊張氣氛,對我很有啟蒙作用,也在我心中留下深刻印象。事過境遷,今天重讀此書,對於當時的中南半島局勢,實在感到恍如隔世!



作為冷戰時代東西方鬥爭熱點的柬埔寨,經過近三、四十年的風風雨雨,究竟變成什麼樣子?是不是如一些書本和紀錄片中形容,離不開戰亂創傷?我在去年7月到過柬埔寨首都金邊和位於西部的暹粒,看見當地雖然在多方面百廢待興,卻絕非人們想像中那樣教人不快,相反,我覺得柬埔寨似乎是一個比較宜居的地方。

過去常在書本或報導中看到金邊波成東機場這名字,現已稱為金邊國際機場,它面積不算大,但設計精緻整潔,航站大樓充滿東南亞建築特色。年前參加政治及國際關係學會越南河內交流團,體驗過「摩托車王國」之都的嚴重空氣污染,感覺金邊市區比我想像中清潔,空氣也相當清新。比較河內與金邊,後者實在比前者舒服得多。

就發展方面而言,柬埔寨仍有很大進步空間,即使是在首都,停電仍時有發生,亦缺乏一些我們認為是理所當然的東西,例如沒有巴士服務、計程車也不多,最常見的公共交通工具便是機動三輪車。柬埔寨的機動三輪車跟泰國的一樣,通常被稱為「TUK TUK」,但跟泰國、印度和斯里蘭卡等國家帶有傳奇色彩的機動三輪車不同,柬埔寨的是利用一輛摩托車牽動有座位的車廂,而非摩托車與車廂結合而成的車輛。

金邊人口約200萬(2013年柬埔寨全國人口約1500萬),人們一般使用摩托車和汽車代步。雖然城市已登記的各類機動車輛數目達120萬輛,然而,環境寬敞、人口密度不高的金邊仍予人一種舒適從容之感。

當地九成人口為高棉族,當中兩大少數族裔包括越南族和華族;絕大多數人民均信奉佛教(也是國教),也有少數伊斯蘭教信徒。既是佛教國家,自不乏寺廟,走在街上亦常會遇到僧人,佛教更是柬埔寨國民教育不可或缺的部份。柬埔寨總面積為181,035 平方公里,比中國廣東省略大一點(179,800 平方公里),地勢平坦,予人一望無際的印象。

位處越南和泰國之間的柬埔寨,曾出現一位叱吒風雲的領袖諾羅敦‧西哈努克親王(1922-2012,柬埔寨兩任君主,在位時期:1941-55; 1993-2004),他是現代柬埔寨的國父,於1953年帶領國家脫離法國統治,並且在漫長的冷戰歲月游走在動蕩的國際舞台上。對於經歷過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戰亂和極左政權的人而言,西哈努克主政的五、六十年代往往被視為太平繁華的黃金時代。年青時代的西哈努克親王不乏浪漫色彩,其興趣廣泛,喜愛拍攝電影,大家可以在YouTube上看到他的作品。現時柬埔寨的君主是諾羅敦‧西哈莫尼(1953-),他本身是一個芭蕾舞演員和教師,對藝術有濃厚興趣。

或許有人認為柬埔寨跟它的鄰國相近,這很可能是歷史因素造成的。當年高棉帝國盛極一時,幾乎控制了整個中南半島,影響着鄰近的越南、泰國、緬甸和老撾等,這些國家的語言、文化、傳統建築和飲食等,多多少少都有高棉的影子。

談到柬埔寨的建築,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兩座法國統治時代的建築物,一座是國家博物館,原身是1917年建成的美術館,雖是法治時代的建築,卻富有東南亞特色,還收藏着吳哥的重要文物。另一座是金邊中央市場(又名新街市),是建於1937年的裝飾藝術建築(Art Deco),我覺得它是柬埔寨的地標。中央市場裡就如運動場般沒有柱,現時市場的商戶主要售賣金器、手錶之類,市場井井有條,商戶都編了號碼,而且地方清潔。

我到過柬埔寨的王宮,那裡很有東南亞佛國特色,過去經歷戰爭,受到小口徑武器破壞,現已完全修復,而且保存得很好。在王宮範圍裡,你會看到眼鏡蛇模樣的石像。眼鏡蛇是吉祥物,而石像有七個頭,代表王室,據說在規格上是第二最高的,而九個頭的石像則代表佛。

順帶一提柬埔寨的食品,教我印象最深,也很好吃的是「amok」和蛋包煎餅,前者是柬埔寨的一種傳統美食,用雞肉或魚肉,配合椰奶、咖喱、檸檬草和各種香料蒸製而成,一般用椰子殼或香蕉葉盛載。後者像班戟,常見餡料為芽菜、豬肉、蝦、生菜,常配以薄荷、紫蘇等。

1 曾國炎(1980),《第三次印支戰爭》,香港:七十年代雜誌社。
(浸大圖書館索書號:578.1938 80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