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因為先入為主,我比較喜歡「伊斯坦堡」。「伊斯坦布爾」,總是怪怪的 …



伊斯坦堡是土耳其最大城市,也是該國經濟和文化中心。眾所周知,伊城橫跨歐亞兩大洲,過去曾經是奧斯曼帝國的國都,而作為君士坦丁堡,它是拜占庭帝國的首都。上述的歷史,可以從伊斯坦堡市內的景點反映出來,比如結合西方新巴洛克和東方伊斯蘭元素的杜馬巴塞宮、具拜占庭建築風格的聖索菲亞大教堂、有藍色清真寺之稱的蘇丹艾哈邁德清真寺、集宮殿、最高法院、禁宮、廚房等的杜柏奇宮、建於六世紀拜占庭查士丁尼大帝時期,曾用作君士坦丁堡供水系統的地下水宮殿、開設於1461年的大市集 …

跟世界各地的歷史名城一樣,有關伊斯坦堡的歷史,多得教人吃不消!相對於現代土耳其首都安卡拉,伊斯坦堡的確體現出比較明顯的東西方融合。問題來了:作為旅行者,曾到過富於傳奇色彩的伊斯坦堡 (就是到過以後,我腦海裡還留著占士邦電影《鐵金剛勇破間諜網》的影像,東西方情報人員對抗什麼的),我對這個城市以及土耳其有何印象?

我是在去年八月下旬到土耳其旅行的,那時候正值伊斯蘭教齋戒月,在傍晚時份,藍色清真寺實在十分熱鬧。另一方面,在過去一個世紀,以世俗化和歐化為基本國策的土耳其,特別是在城市裡,不遵守齋戒,在大白天飲食者大有人在,相信這個情況,在別的穆斯林國家很難見到。

談到土國比較世俗化的生活方式,當地的酒類飲品,畢竟教我留下一些印象。Raki(拉克酒)是一種流行於土耳其和巴爾幹半島等地中海國家的烈酒,據說在十九世紀中葉,奧斯曼帝國晚期,已經流行起來。Raki是茴香酒,本來是透明無色的,但人們在喝它時加上清水,而當Raki遇上水時,清晰的酒就會變成乳白色,所以Raki又被人稱為獅子奶。如果你不喜歡酒精度高達50%的Raki,土耳其啤酒也是一種不錯的選擇。

總的來說,同時作為中東和歐洲國家的土耳其,從多方面看都是十分獨特的:經過近百年發展,土國民主政治比較成熟,宗教在公共事務上的影響力相對低,就是在二十世紀大部份時間經常干政的軍隊,到了近三十多年來,也走上國家化和專業化道路。此外,土耳其媒體的活躍程度、婦女權益的保障以及中產階級的成熟,都是有目共睹的。

個人印象中的土耳其是一個十分繁榮的國度,沒有一些歐洲國家的蕭條境況。一個似乎十分自然的問題是,土耳其加入歐盟的機會如何?除掉一些社會、政治和價值觀討論,據個人理解,土耳其社會在多方面跟歐洲主流,實在很有分別。一般而言,雖然土軍的政治作用已經大為下降,軍隊在國民心目中的地位仍是比較高的,加上土國實行在歐洲已經大體上淘汰的義務兵役制度(也許土耳其會爭辯,他們身處的安全環境不同),民族意識也明顯等,都同當代歐洲主流有出入。再說,當你離開伊斯坦堡,走進安那托利亞(小亞細亞),就我的印象而言,土耳其實在比較具亞洲氣氛的,比如農村裡還見到人們穿著傳統服裝、相當多女性的穿戴都有宗教意味,而且常常聽到來自清真寺的宣禮和讀經聲音等。

近年,執政主義與發展黨政府備受壓力。個人感到,近來的風風雨雨很可能是土國進一步發展時難免的陣痛,希望該國一帆風順,因為它在我心中留下十分正面的回憶。